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白银之轮 第652章 难兄难弟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3:11

白银之轮 第652章 难兄难弟

看到处于暴怒边缘的西撒突然瘫软昏死,苏泊尔也惊呆了,这尼玛究竟是什么剧本?不就泼了杯水吗?怎么就昏过去了?

不过西撒的突然昏迷,也让苏泊尔冷静下来。自己的事情暴露了,这个西撒也落入自己手中,自己与他血海深仇,决不能放虎归山留后患!必须联系特派员,看他有没有补救措施?还要联系新任大统领,要做两手准备,两手到要硬。

西撒昏迷之后,食之巢也大乱一片。作死太*真,果真就要死啊!艾尔莎等人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个苏泊尔.钢,居然喜欢用海盐泡水喝。也怪西撒这些年顺风顺水,从没去过海边,也没接触过海盐,都快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弱点。

一杯盐水从头浇下,不仅西撒全身酸软无力,一身天赋、能力、领域都被压制,就连隐藏在身后的虚无通道也被迫关闭。这一次,真是遇上克星了。

“这家伙怎么就昏过去了?难道是这杯水的原因?不!绝不是水,水很常见,难道是水杯?不,我这水杯是超市大减价时买的,很普通。莫非是盐?对!没错,绝对是盐!海盐!我泡水用的海盐,可是来自黑海深处经过一百二十九道工序提炼的超珍贵‘灾神海盐’,传说中的黑海之主‘千瞳章鱼王’亲自制造的神力海盐啊!珍稀无比。一定是这个在起作用!”

智商君突然上线的苏泊尔眼睛突然一亮,从抽屉抽出一袋海盐,尝试性的洒在西撒身上。接着,西撒如同通了高压电的植物人一般,剧烈的抖动起来。而食之巢中准备突袭救援的艾尔莎等人,感觉刚刚稳定的虚无通道一阵混乱波动,彻底失去了外界的坐标。

……

西撒神秘失踪,被困在食之巢中的艾尔莎等人面面相觑,束手无策。虽然母巢可以与其他三个子空间照常联系,但‘食之巢’包括其附带的‘泡泡系统’,以及用来定位坐标的‘银之轮’,则全部迷失在虚无之中,好似被反复卷曲折叠无数次后,塞进一个神秘的夹缝中,再也找不到通往现世的道路。

虚无之地神秘无比,西撒等人至今也没弄清其中的奥秘,只能简单的利用一些特性。这一次西撒意外中招,被‘灾神海盐’喷了一脸,整个人直接陷入虚弱状态昏迷不醒。而他最依仗的食之巢,也被屏蔽隔离,迷失在虚无中。

食之巢中的艾尔莎,通过暴食系统与奈奈进行了联系,希望她能找到昏迷不醒的西撒。但当奈奈带兵杀至‘苏泊尔’的老巢时,这座大厦早已人去楼空。而能够联系上苏泊尔的特派员,也诡异的消失不见。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个星期,无论奈奈怎样寻找,都没打听到西撒的下落。特派员的失踪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很快又被新任大统领压了下去。而苏泊尔所担心的大清扫也没有发生,最后他得知一切都是假的,因此心中更加愤恨西撒与特派员两人,发誓要让他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一间破旧不起眼的郊区仓库内,空荡荡的地面上摆着两件物品,一个是填满水的封闭仓,而另一个则是一口掏了一个圆形空d的铁棺材。

封闭仓内,泡着一具年轻的身体,通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金发青年头顶上,有一对黑色的小犄角。此人正是一杯海盐水,就能轻易撂倒最强作死王西撒。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春风得意已将入祸的西撒,哪想到一杯盐水就让他从牛b坠落成逗b。

至于另一口铁棺材中,则封锁着那位协会特派员,一张愤怒憔悴的脸正好卡在圆形的孔口,正有气无力的叫骂、嘶吼着。但空荡荡的仓库内,却没有人回应他。偶尔转头瞥一眼睡的正香的西撒,特派员更加的愤怒的叫骂气来。

比起弱点明显,只是泡盐水就能彻底封印削弱的西撒,特派员无疑更加强大,没有明显的短板。因此苏泊尔特意打造了一具‘铁处|女’,将他扎的千疮百孔,又在棺材表面刻录了许多符文、魔咒,终于将他封印住。

‘咔嗒!’一声响动,仓库的破旧大门被人打开,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提着两样东西,一个小木桶,一个g状物。

来到储存西撒的封闭仓旁,年轻人打开顶端的一个小盖子,将一桶廉价海盐倒了进去。看着海盐颗粒慢慢溶解于水中,他哼着小调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盖上盖子,不再搭理躺尸中的西撒。

将空出的小木桶放下,年轻人又走到特派员面前,一脸嘲讽的看着对方。

“该死的渣滓,放我出去!你知道我是谁吗?非法囚禁我,我要你们统统……呜呜呜!”被关了一个星期禁闭,没机会与外人交流的特派员,才开始‘哔哔’,就被年轻人用那g状物捅进嘴里。

“白痴,好好享受吧,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要被送去天界山切片了!”将‘法g’塞进特派员的嘴中,年轻人用轻蔑的口气说道。

听到这话,早就感觉不妙的特派员打了一个哆嗦,更加疯狂的挣扎起来,嘴里‘呜呜’的叫道。以前都是他将竞争对手送去天界山给外星人切片,哪想到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别哔哔了,我知道你是协会的特派员,但那又如何?如今南域的老大,是统领大人。”

无视了特派员的威胁、恐吓与利诱,年轻人提起小桶离开了仓库,重新锁好大门。仓库再度归于寂静,只剩下嘴里叼着一根‘法g’的特派员,以及泡在盐水中躺尸正香的西撒。

特派员嘴里吃着面包,脑中急速运转。他这次真的是栽了,没想到新任大统领竟然敢对自己下手。他原以为大家都是咸党,就算有矛盾,也不会做的太出格,哪像竟然被绑架,并且打算卖给外星人。

此刻他身受重伤,实力百不存一,又被封印,想要逃脱根本不可能。厌恶的看了泡在盐水中的西撒一眼,虽然不愿,但不得不承认想要活命,必须要靠两人合作。但自己坑了对方,一旦对方脱困,究竟会选择报恩,还是报仇呢?

这一刻,特派员开始检讨起自己的过往,自己为人处世貌似太霸道了,否则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如果这次能逃过一劫,以后一定要改正才行!

当嘴里的法g吃了一大半后,特派员终于下定决心,唤醒西撒,两人合作才有活路!

“呸!”

特派员深吸一口气,全力爆发,将口中还剩四分之一的‘法g’,用力呸了出去。坚硬似铁的面包,化为一道流光,重重轰在西撒的封闭仓上。面包刺穿铁皮,盐水从窟窿中流了出来,透明玻璃内,原本盖过头的盐水,正一点点的下降。许久之后,昏迷中的西撒也有了反应,眉头微微皱起。

“喂

!喂!醒醒!醒醒啊!”特派员大呼小叫,但西撒还在封闭仓中,隔音效果超棒,根本听不见。

……

眼前的黑暗慢慢散尽,西撒感觉自己睡了长长一觉。这一觉非但没有解乏,反而让自己筋疲力尽,提不起半点精神。

吃力的睁开双眼,西撒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狭小,但令人非常有安全感的小空间内。从小到大,他就喜欢这种睡棺材的感觉,心里头说不出的踏实。唯一令人不爽的,这棺材盖子怎么是透明玻璃做的?差评,一点都不挡光啊喂!

邵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蚌埠治疗癫痫病费用
荆门治疗癫痫病方法
邵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蚌埠治疗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