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电监会新掌门吴新雄就职演说欲重启直购电试

发布时间:2019-07-09 16:04:56

电监会新掌门吴新雄就职演说 欲重启直购电试点

本报获悉,新任国家电监会主席吴新雄7月21日举行了履新后与电监系统官员的首次会面。他在讲话中透露了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的一些纲领性思路。

国家电监会当天召开系统内干部大会。6大区域电监局、12个省和自治区电监办负责人悉数到会。

吴新雄在会上发表讲话认为,“解决电力发展中遇到的矛盾和问题,根本之策在于深化电力体制改革”。他表示,要重启大用户直购电试点,并争取今年底前有重大进展。

关于优化电力调度监管,他要求电监会相关部门在年底前拿出方案。

针对各界争议的特高压交直流线路建设问题,吴新雄希望电监会“要提出独立的监管意见”。

在电力体制改革2002年2月启动之际,中国电监会应运而生。但在之后的9年间,电力改革陷于僵局,电监会的作为也一直乏善可陈。被外界评论为“无权可监、无力可监、无法可监、无市可监”。

现在,电监系统上下都期待这一局面能在吴新雄手中终结。

知情人士称,吴新雄自6月2日履新电监会主席,一个多月来先后普见中央高层主要领导,汇报电力监管工作,争取得到更大支持。“这是前三任主席所没有过的。如果缺少国家高层强力支持和推动,电改和电力市场建设不会有大的进展。”

再造电监会:“有作为才有地位”

中国电监会一直是电力体制改革的积极倡导者。但它在电力行业监管、电力市场建设中,被认为一直未能确立权威地位。外界评论电监会职权有限,“无权可监、无力可监”。

对于电监会如何改造自身,树立权威,吴新雄在7月21日的讲话中主张:“电监会要发挥专业优势,分析研究事关全局的电力科学发展重大问题,增强电力监管的主动性、针对性和前瞻性,提高电力监管领域权威性。”

为此,吴新雄在讲话中向电监会系统下达了一连串的“重点研究”任务,这包括:

——研究分析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电力需求,针对迎峰度夏、迎峰度冬和重大保电活动,加强电力预测预警分析。

——研究分析煤电基地建设、电源点布局、电配套建设。

——对电煤生产、运输和发电、输电等环节的成本以及各种收费进行分析,提出化解煤电矛盾、促进电力企业健康发展的监管意见。

——加强电力结构分析研究,对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的安全性、可靠性、合理性提出监管意见。

——加强风电、光伏发电并安全监管,防止大规模脱事故发生。

在“十二五”电力规划中,国家电公司大力推崇特高压交直流线路建设。对此,吴新雄在讲话中表示,希望电监会“提出独立的监管意见,对特高压输电项目进行点对点、点对、对等方式的可靠性、安全性和经济性综合分析”。

“据我们所知,目前中央高层尚未对特高压问题定调,一切还在研究论证阶段。在这样的背景下,吴主席希望电监会发挥专业优势,为特高压建设出谋划策,同时提高自身的影响力。”一位21日与会的电监会官员向解释说。

“你的理,我的理,促进电力事业科学发展是硬道理。你的权,我的权,不认真履职就没有权。有作为才有地位,有贡献才有价值。” 吴新雄在21日讲话中用了这一句类似楹联的话,来概括他对电监会如何在改革中真正发挥作用的理解。

市场化交易:重启直购电试点

吴新雄21日讲话的另一个引人注目之处,是提出“要积极务实推进大用户直购电试点”。

近年来,电监会力推大用户直接交易、电力多边交易、跨省区电能交易、发电权交易。电监会希望建立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市场化平台,建立双向谈判的机制,打破电公司的垄断。

但此举并未得到国家发改委认可。2010年5月,内蒙古电力多边交易市场高调启动。但运行3个月后被发改委叫停。

2010年6月,国家发改委批复浙江、江苏、重庆三省市大用户直接交易试点的输配电价。之后,三省市直购电方案上报国家发改委、国家电监会等部门,但至今仍未获批。

知情人士介绍,发改委对大用户直接交易的意见是:“高耗能企业直接交易不利于节能减排,对于非直接交易企业不公平。

按照现行交易规则,参与直购电试点的省市,需要向电监会、发展改革委和能源局报送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方案和参与直接交易的具体对象,经三部门批准后方可正式开展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

吴新雄21日讲话中对此的表态是:“要按照国家产业政策要求,坚持同行业公平竞争原则,主动与有关部门加强合作协调,在高新技术比重较大以及其他条件具备的地区积极推进大用户直购电试点。”

他将大用户直购电试点作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的重点,并要求电监会市场部、价财部具体负责,“今年底前争取有重大进展”。

电力调度优化:“年底前拿出意见”

在电力调度优化方面,吴新雄也希望电监会能够争取更多主动权。他要求电改办、市场部、输电部具体负责,今年底前就此问题拿出意见。

目前,国家电掌握电力调度和分配。发电企业年度合同量多由政府调控,电企业具体组织签订,电力调度交易机构负责实施。

地方政府在制定电量预期调控目标时采用“大锅饭”式分配方法。发电企业只有生产产品的权利,没有对产品进行自主定价、分配和销售的权利,不能根据企业经营情况,机组状况、能耗和排放水平自主安排生产。

“电厂只能按照固定电量和发电小时数生产,完全没有按照市场规律行事。”一位电力市场专家举例说,比如在跨省(区)电能交易的市场中。

电监会试图打破电统配统销的做法。吴新雄在21日讲话中表示:“要积极推进电力公平交易,加强跨省区电力交易平台建设,完善相关交易规则,提出优化电力调度监管意见。”

但一位电改专家向评价说,调度机制的改革争议很大,很难撼动。“发改委在《2011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设立独立的电力调度和交易结算机构’,但最后的文本没有体现。”

处于艰难和僵局中的改革,不止受阻于电力调度这一个环节。

2002年2月开启的“厂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四大改革,在原国家电力公司被拆分为后,8年间再未见明显进展。

2003年国务院重组电力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由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担任。2008年马凯赴任国务院秘书长后,电改小组组长空缺至今。

“按照国务院安排,电改小组由发改委牵头。电改小组办公室虽设在电监会,但没有权限直接向国务院汇报。”一位接近电改小组的人士告诉。

在吴新雄上任前夕,今年5月底,国务院批转国家发改委《2011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提出“加快输配电价改革,稳步开展电力输配分开试点,探索输配分开的有效实现形式”。

但截至目前,据了解,输配分开试点尚未启动。

在此节点上执掌国家电监会的吴新雄,被赞同电力改革的各方寄予期待,希望他能取得国家高层支持,打破改革的胶着状态。

不少21日与会的电监官员都复述起吴新雄当天讲话中的一些辞句——“说了算,定了干,干就要干好”、“空谈误人、误己、误发展,实干兴电、兴国、兴事业”。

“这些话鼓舞士气,让人振奋。” 一位与会官员评价说,“他(吴新雄)是一位实干家,有干事创业的激情,雷厉风行,希望他能改变目前的局面。”(王秀强)

关键词:

吴新雄

,电监会

有赞小程序多少钱
怎样优化网站能让排名提升
网站建设与规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