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梧桐小说】一罐鸡汤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9:46
这时是夜晚八点多,张氏老太一双小脚,在高墙下蹲蹲走走,来来回回已经十多次,已经疲惫不堪了,噙过的老泪,也已经风干了。她去过五家看守所,但罪恶感还十分重。遥望着传达室的门,迟疑着不敢进去。
这个传达室右侧向开着一扇小门进去。有两个工作人员在值班。终于被工作人员吼进去询问。终于找到了孙子在这里。传达室的在册簿上赫然有“罗大样”三个字——这是她临行前,特意找老先生教了两天才认识的三个字。
她说她是罗大样的奶奶。她说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只有孙子了。老太太说本来没脸来,但是不来心不安。她说目的只是想给孙子喝一口家里的鸡汤。说完她还抱着的鸡给了他们看,还转身子让他们看看背着的罐子。那是土砂罐,她村里的土窑烧制的。
鸡是一只老母鸡,因为与张氏老太生活了九年。被她抱着,老母鸡很安适,但敞开了,见了生人就咯咯地挣扎了几下,还拉出了鸡屎。一路千多里,鸡食早吃完了,被喂的多是水,屎就很稀了,落在打磨得很光滑擦洗很干净的地面上,有爆炸感。“去去去,给死刑犯送吃的没那么容易的。明天上午八点来听消息。”
苦寻终于有了结果,张氏老太的心踏实了。里面的人的态度比预想的要好,她很感激的退出来,在打量的时候,却不禁打了个寒战。这里的气象令她不敢相信刚才进去的是自己。正门口的石头狮子比那五处的凶猛很多,门框也格外高大威严,铁棚门内还站着一排拿枪的兵,四个。高高大大的,像一堵人墙。
张氏老太的罪恶感顿时加重了许多。她毫不迟疑地快速走开了,弓着背,趋着蹒跚的老步。走远了一些,她又贴着墙根蹭。
时令是初秋,气温还很高,城市尤高于她的山区家里,张氏老太没有住旅社。这些夜里都是走到哪里算哪里,瞌睡了就找个可以躺的地方躺下。加上到处是干净的,椅子也很多,只是路灯不熄灭睡不习惯。这次她也信步由缰地走着走着,猛地,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始终贴在墙根在走,围墙延伸到越来越荒凉的地方,已经完全没有了城市风貌,杂草丛生,古树横伸。张氏老太越走越没睡意,这里有了自己家里的气息。但她的孙子就在里面,只隔寸厚的墙。
“罗大样——-”
张氏老太想这样喊几声,但喉咙梗了铁针一样。她的鸡在胸腔睡着了。以为没有路灯,又到处是尚未凋零的绿叶,感觉气温低了很多。她感觉鸡在传给她热量。孙子怎会杀人呢?她想不明白。说是游戏吸白粉了。谁未成人时不嬉戏?白粉怎么叫人杀人呢?白粉是什么,谁给他的?这个才二十岁的人!
她还是想喊:“罗大样——-”
喉咙的唾液都滚开了,但声音还是没有出来。她习惯喊他毛狗,多年来心里梦里一直在喊着,但喊毛狗他肯定不知道是喊他了。“毛狗——”
这两个字二十多年没再喊出来了,也还像弹簧弹出来的一样,有力而亲和。但天地间寂寂的没有一点回应。
但张氏老太轻松了很多,思维也活跃了很多。毛狗是她的毛狗,虽然只在她家养了一年。现在是杀人犯了,也还是她的毛狗,即使死了,也还是她的毛狗。多少人劝她别来送鸡汤,她还是忍不住要来。
——张氏老太唯一的儿子,深山里的老光棍,娶妻呢,带着孩子的风尘女人,也求之不得。无法知道亲生父亲的,未满一岁的毛狗就成了她的孙子。不幸没半年儿子却砍柴摔死了。
——毛狗很快被她娘带往外地,就一直不见踪影。只听说他娘跟过了很多男人,他姓过很多姓。近十多年一直没有消息。
不久前,回村的一个外出打工者告诉张氏老太。毛狗最近几年姓罗了。但他把姓罗的杀了。他娘要叫喊,也被他杀了。他背判刑了。在南方一个看守所里。死刑,听说快要执行了。此时,到了羁押毛狗的围墙外,张氏老太还相信孙子本性是善的—— 一岁时多安静听话啊!“这个世道太坏!”
老人起了愤怒的情绪,终于喊出了。
“罗大样——”
“不要乱叫,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黑暗中一个骇人的声音,张氏老太跑的比第一次快多了,也不再贴着围墙走了。
已经是深夜。因为怕迷路,怕误了约定时辰,她没有跑多远。在一个有檐挡着露水的街角躺下了。鸡就放在她身边,不必担心鸡跑掉,脚被绑了,翅膀被绑了。罐子土灰色,质地粗糙,捡垃圾都不会要。
竟然睡个好觉,毛狗的地方找到了,心里少块石头,老人十几天来第一次感到踏实。第二天,张氏老太一早就走那里等。“哪个是罗大样的奶奶?哪个是罗大样奶奶呀?怎么冒出个奶奶了。不是调查清楚了吗?他所有亲人全被杀光了吗?娘家亲戚绝然不管了吗?”
一个矮矮胖胖的穿制服的中年人从里面边进传达室边嚷嚷。张氏老太对“罗大样”三字还没反应过来,但传达室里只有她一个外人。
“你是罗大样的奶奶,真的吗?证件呢?”“…….,他的胯下有个铜钱大小的胎记,就在他的男根根部。小时候我抱了他半年,不会错的”
穿制服的愣了一下,——似乎看过罗大样的男根。他整了整他的制服。因为他的肚子太圆,制服总是掩不住那里,隔不了几秒钟就扯一下,仿佛肚子是他的害羞处。然后。他很平静地说:“就送碗鸡汤吧!下午六点钟来。照规定死刑犯不能吃外边的东西,怕——。念你老太,让你送来,下午六点。”
穿制服的立即转身走了。张氏老太也急了。老母鸡得用细而又细的文火炖它几个小时,才能炖出真味。这母鸡老了,肉是没味道的,精华全在汤里。
在附近的一家小饭店。老人把原计划用于住旅馆的钱全掏出,终于达成了杀鸡炖鸡的协议。杀鸡的时候躲到墙角落,竟然哭了。在老家,她与老母鸡相依为命,八年前老头子去世时,家里有气息的,只有她和这只老母鸡了。后来鸡养了一批又一批,无不是这只老母鸡的儿儿孙孙。老人无意中把自己和老母鸡连为一体了。一次次的鸡瘟,独它不死。现在孙子要死了,孙子又从没喝过奶奶做的鸡汤,“鸡啊不是我不愿意进罐子,要是我的汤能喝,我就自己进去了。不会有劳你的,”老人这样安慰着她的鸡。鸡很快就在罐子里面了。
她老泪纵横的脸在火炉温暖下,终于又干涸了,又恢复了松树皮那样的干裂。待水开了,就只能用文火慢慢炖。老人就坐在炉前,用手拿柴,有时候手还伸进炉子里。她的动作十分缓慢,但火并不燎她。几个小时,老人的坐姿没有换,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罐里的香气慢慢地一丝一丝地出来了,很快就成群结队出来了,像鸡的灵魂们出来嬉戏,在店里弥漫着。很快又溢出旅店的门窗,散发到街上没散发的更远,整个城市都弥漫了。这是吃山珍野味,喝山泉露水,九年成精的一只老土鸡。
惹得店老板都后悔了,怕以后再也没人来用餐了。那些平时吃着饲料鱼肉的顾客都放下筷子,离开了。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老人突然微微地笑了。“终于好了!”
她迅速用纸包好罐子,再用塑料包好,于是那香气全储在里面了。
穿制服的在等张氏老太了。“你还有别的要求没有?”“没有。”
“告诉你这个情况的人是干什么的。”“邻居家的,在外地建房砌墙的,摔了腿,干不成活了,就回家来了。”
“你真的没别的要求?”“没有。就送一罐鸡汤。我这鸡汤放在哪里?”
“死刑犯的食物的检测懂吗?………”
你来这里真的没有别的要求,就送鸡汤?
“来送鸡汤都没脸啊!哪还有要求呢———”
所幸她的方言与普通话接近,否则,这说与听的交流都无法进行。
“你真的孤身一人,连家庭条件好些的亲戚也没有吗?”
“ 好的亲戚却有一个。”
“什么人,什么官?怎么不邀一起来关心罗大样的事?”
“我姨家表弟,隔壁村里的村小组的组长。他还劝我别来呢?怎么能不来!做过我半年的孙子哩,做过我家的人。”
“哦哦,原来这样。果真这样。这就好办了,这就办好了。一执行,就让老婆子领回去,一了百了。对了,明天八点钟来听消息吧。鸡汤嘛,明天再说。”
穿制服的急冲冲进去了,要是那罐鸡汤的香气能出来,准能拉他多站很久。张氏老太跟了几步。两个持枪的就上前阻拦了她。她还是感到了有些不正常。她特意翻了翻那在册簿,见“罗大样”三个字还在,心里踏实了许多。
突然,她看见几辆印有红十字的车子进去了。老人想,是不是毛狗不听话了,没有喝一口她的鸡汤就撞了墙。性子急小时候就看出来了,她不禁恐慌起来。老人的手脚变得异常迟钝,久久都在传达室里打转。但进进出出的车子很快。有大车有小车,有印红十字的,有响着警笛的,只听得“检查完毕,请放行,”都烟一冒就跑了。除了几个站岗的,两个传达室的和那个穿制服的,在这里见不到任何人了。但她愿意等下去,若不是被驱赶,她会一直呆在那里,直到天黑又天亮,但最后门一关,她就在外面了。
第二天七点时,她又来那个小饭店里热鸡汤了。店老板热情地接待了老太太。这天的顾客比那一天多,说想吃前一天的那种鸡汤,有的说吃不到闻闻也舒服,张氏老太太又架起了火,这次的香气十分浓郁。有人拿出了一千元,要买她的鸡汤,但老人只来回摇了一次头,那人就知难而退了。老太抱着罐子去会面时,拥挤的人群自动为她让出了一条道。见面时,穿制服的神情异常和喜悦,仿佛一夜之间发了个百万大财。
“你这个老人真是身体好,九十多岁了吧。人老的快不快,关键看心脏好不好,要是罗大样的心脏是,是移植到你的身体内,你都能还活二十年。可惜,没你原装心脏有良心。罗大样太坏,死都不悔,也不愿为社会做贡献。哦,别说闲话了……“
这段自言自语性质的话,老人根本没听明白。老人想要求重说,但一张纸铺在眼前。
“你,你马上可以见罗大样了。只要你签个名,就可以领回去了。
一个’ 见 字就让老人家激动不已,一连说了三个签字。写完一个字,她停了一下:
“他能和我回家吗?我保证教育好他,我的毛狗,小时候很乖的——”
老人热泪盈眶,没待回答就签下了姓名。这是她学会写姓名的第一次使用。穿制服的又从兜里摸出印尼,让她按手印。老人的手很粗裂,皱皮有多,指纹是粗粗的几条。手印就像一枚小小的霜红的乌桕叶。
“你回家的旅费我们出给你。看你这么大年纪,我们是同情的,我们将抽几张红版分给你。我们的要求只有一个:你回家安安分分做人。要知道讲良心的心脏是无价的。你马上可以领,马上可以见。我们一弄好就让你抱着,让你带回老家去,按照你们的方式处理吧。明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准给你。”
穿制服迫不及待的转身走了。老人立即翻到簿的那一页,“罗大样”三个字,叉了,像两把剑插在那里。持枪站岗的见老太太身子晃了晃,铺在地上不动了,立即上前一步,以防不测。

突然,他们看见老女人身体下罐子,以为是什么危险品,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架起了她,夺走了她的罐子。轻轻打开,一股浓郁鸡香冲天而起,他们在这样的岗位上,悲切的情景司空见惯,无动于衷,但这时一个个鼻口张开口水充胀,面部鲜活了很多,好像都起了笑容。开罐的人立即盖上了。放还张氏老太身边,仿佛这是一个定时炸弹。
张氏老太已经知道孙儿没了。张氏老太知道鸡汤就要变臭了。
张氏老太知道悲伤没什么用。经历太多悲惨的人,总有让她坚强起来的办法。她很快平静了,又回到了饭馆来热鸡汤——已经毫无意义的鸡汤还是要热一热的。她想热了它,抱着鸡汤走一圈围墙脚下。她没了喊一句的底气,喊了又有什么给他呢?做半年的孙子,没得到自己好好教育,鸡汤都没喝一口,老人只觉得孙子没了,鸡没了,自己也没了。
她不打算回家了。
明天还要见面,老太太付出所有的携带,在饭店里住了下来。这天晚餐她十分奢侈,吃了这里最好的菜,睡了做好的房。说也奇怪,老太太的心十分平静,也睡得很安稳。老人一早就热了鸡汤,火很小很小,罐子封的很严。店主还没起床,顾客也一个没有来,她的鸡汤就热好了,他知道鸡汤已经臭了,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热,为什么好舍不得丢。她抱着罐子来到传达室的时候,才六点多,老太太就专心致志的抱着一罐子鸡汤,生怕凉了。用体温护着,八点时候,穿制服抱着个小木匣子出来了。老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平时沉浊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但是她仍是能看到一个人。难道是个玩笑?难道着穿制服的就是罗大洋,就是毛狗。他抱着一盒月饼来认自己了,快中秋了。
老人禁不住这没想。她把罐子放在桌上,空出手来接她想象中的一切。孙儿团团的、红扑扑的脸,调皮的嘴唇,逗人的睫毛。。。。。全都一闪一闪的在眼前了。“给这就罗大洋”
老人还没缓过神来,就伸手接过盒子。她颤巍巍的打开了:一撮灰。
他又一次面对现实。她关上盒子抱着站了好久。突然转身,把盒子放在桌子上,轻轻地,如当年把周岁的孙儿放在桌上,,让他去抓周,但没有一双小手抓向鸡汤的罐子。
然后,伸出自己那双枯枝手,举起罐子,使尽全力,摔往地上。嘭的一声,臭了的鸡汤热气腾腾。
穿制服的拔腿就进去了,忘了给许下的那几张钱。传达室里两个人和四个站岗的,也顾不得威严形象,都掩鼻俯身呕吐起来了。
那股臭气很快弥漫了整个天地,如浓雾一般笼罩了世界。

共 495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很深刻,看后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仿佛看了另外一部作品,那是鲁迅的作品《药》,小说把被杀的犯人安排为一个革命者,这位没有正式出场的革命者夏瑜抱着解放群众的心愿,为群众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是群众不仅不理解他,完全不知道他是为大家而受苦,而牺牲,反而受了迷信的愚弄蘸吃着革命者的血。小栓的下场是一个悲剧,夏瑜的遭遇是一个更大的悲剧,鲁迅既痛心于群众因受封建思想毒害而未能觉醒,更致慨于资产阶级革命的脱离群众,这就使小说的结构含有双重的悲剧性。作家根据亲身的经历和感受写出了一个真理:革命思想如果不掌握群众,那么,先驱者“人血馒头”的材料,甚至连医治痨病的效果也没有。《药》给人的感觉是沉重的。这篇作品恰恰也是这种感觉。感谢赐稿梧桐文苑,期待更多精彩。【编辑:江南铁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1218】
1 楼 文友: 2014-06-12 16: 8:1 谢谢师父编辑,继续努力写文章。
2 楼 文友: 2014-06-12 17:56:20 祝贺诗词喜摘精品,恭喜、恭喜。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1-10 20:25:49 写作是快乐就是时间太少了
 楼 文友: 2014-06-12 18: 6:0 这个文章认真读了读,描写的真好,就是一个老太太给死刑犯孙子送鸡汤的故事,故事并不复杂,老太太曾有个当打光棍的儿子,后来娶了个带着孩子的风尘女子为妻,可儿子不幸摔死,那个不知生父而又死了继父的孩子就成了老太太的孙子。可孙子的母亲带着他又转嫁数家,孩子就在这颠簸流离中,惭惭心态,最终杀父弑母。而唯一的亲人就剩下这个没有血缘的老奶奶,老人一生善良,并且相信这个孙子本也是性本善的,她不懂法,她还幻想着能带孙子回家好好教育,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给孩子炖罐鸡汤,故事讲述的的确很沉重,作者有相当的文学功底,这样的小说梧桐欢迎!
回复  楼 文友: 2014-11-10 20:27:15 盈盈碧水荡涟漪
百里琅桥欲贯天
万仗高楼平地起
天工巧夺嶂之巅
依风绿柳柔帘挂
寂静无人冷意寒
海市蜃楼华夏韵
人才铸就锦绦篇
4 楼 文友: 2014-06-12 20: 7:15 祝贺诗词老师佳作又摘精!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1-10 20:27:29 盈盈碧水荡涟漪
百里琅桥欲贯天
万仗高楼平地起
天工巧夺嶂之巅
依风绿柳柔帘挂
寂静无人冷意寒
海市蜃楼华夏韵
人才铸就锦绦篇
5 楼 文友: 2014-06-1 06:16:47 祝贺老乡摘精,写的真好看! 天有浓云雨自洒. 地有沃土育百花. 人有大志必成器. 心有学识气自华。
回复5 楼 文友: 2014-11-10 20:27:42 盈盈碧水荡涟漪
百里琅桥欲贯天
万仗高楼平地起
天工巧夺嶂之巅
依风绿柳柔帘挂
寂静无人冷意寒
海市蜃楼华夏韵
人才铸就锦绦篇
6 楼 文友: 2014-07-05 22:02:41 来欣赏。问候。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回复6 楼 文友: 2014-11-10 20:27:5 盈盈碧水荡涟漪
百里琅桥欲贯天
万仗高楼平地起
天工巧夺嶂之巅
依风绿柳柔帘挂
寂静无人冷意寒
海市蜃楼华夏韵
人才铸就锦绦篇活络油作用与功能
小孩突然流鼻血
宝宝正常大便
老年痴呆能治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