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HP魔法传记 第四章 阿布思丶邓布利多

发布时间:2019-10-11 18:58:01

HP魔法传记 第四章 阿布思丶邓布利多

“Reparo(恢复如初咒)”伴随着咒语的响起,一个断裂的水杯完好无损的竖立在桌子上。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小艾尔凡林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如今的艾尔凡林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岁的男孩了,白白净净的,一双异色的大眼睛,因为修炼魔法而显得更有魅力,就好似那璀璨的星空一般,蓝的清澈,红的耀眼!收起刚才不小心碰碎的水杯,把它小心的放回到柜子里面。

“凡林,又怎么了,又把什么碰掉在地上了。”艾尔先生一脸无奈的坐在沙发上对着厨房喊到!

“没什么,爸爸,一切都完好无损。”艾尔凡林立刻高声的回应到!

“那就继续回来练习你的钢琴,现在不是该到了练习的时间段了嘛!”

“好的,爸爸,就来!”小艾尔凡林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跑到一半,又突然间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又折身回到了厨房,将刚刚放好的杯子拿出来,接了一杯水,双手捧着,一点一点的挪了出来,然后放在艾尔先生的茶几上。

“真是的,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毛手毛脚的!好了,练习去吧!”

艾尔先生看着跑进跑出的小艾尔凡林有些哭笑不得。摸了摸小艾尔凡林的头,示意他去练习他心爱的钢琴去!

坐在钢琴前,小艾尔凡林深吸了一口气,十分虔诚落下了手指,奏响了第一个音符。一首《D大调卡农和吉格舞曲》(CanonandGigueinD)缓缓的从琴键之中流淌出来。

在这五年的时光里,小艾尔凡林看完了书架上所有的书,毕竟,他是一个好学的孩子,经过大量的练习,小艾尔凡林已经能够施展出很多低级的,但是很有用的小咒语,靠着来自异色双瞳所带来的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小艾尔凡林的魔力积蓄的很快,至少不像刚开始一样,释放一个咒语,就仿佛虚脱了一般,这让小艾尔凡林感到很高兴!当然,他并不知道,这种表现已经远超出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巫师该有的表现,并且还没有魔杖。小艾尔凡林十分的渴望我有一根属于自己的魔杖,还有那些记载的神奇的魔药,一个人能变成另外一个人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刺激,这样就能更好的恶搞那些对他抱有敌意的小男生们了。那感觉,艾尔凡林十分的期待。没晚都在想会不会还有别的巫师,所以每当上有奇怪的事情报道的时候,他总是央求爸爸或者美丽的朱莉小姐,去带他看一看。可惜总是没有发现,不过艾尔凡林相信。终有一天,会让他找到的,

想着想着,钢琴曲也进去到了尾声,认真的弹完最后一节音符,伴随着尾音的结束,一阵掌声,从他的身边传来!

“真是精彩的演出,没想到艾尔凡林先生这么小的年纪,有着这么高的技巧!”艾尔凡林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那不是他爸爸的声音!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他很高,很瘦,头顶戴着一顶高高的巫师帽,就和万圣节时,街上的人戴的一样。身着一席紫色的长跑,又或者是斗篷,一直脚从衣服下伸出,那是一直由银月和太阳花纹所构成的靴子。他的鼻子很高很挺,就是有些歪,脸上有着许多的皱纹,但是这遮挡不住隐藏在后面的一双深邃且明亮的眼神。最引人瞩目的是眼前这个老先生的一头长长的银发以及阴须,还有在他身旁,一直盯着小艾尔凡林的花猫,就好像一个人一样。

“哦,您好,老先生,刚才弹奏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您的到来,为此我感到十分的抱歉,不过……”

扭头看了一眼犹如石化了一般的父亲,艾尔继续说到:“请问,您,还有这只猫咪,是我父亲的朋友么?到我家里来有什么事情要做么?”

“哦,孩子……”那银发老者微微一笑,深邃的眼神中,透出一种,让人觉得安心的光芒。

“清允许我介绍我自己,艾尔凡林先生,我叫阿布思.邓不里多,是霍格沃兹魔法学院的院长,我旁边的这位,是麦格教授,她是魔法学院的副院长,补充一句,你刚才的曲子很棒,名字叫什么来着……”阿布思邓不里多显然陷入了思考。

“《D大调卡农和吉格舞曲》(CanonandGigueinD),先生!感谢您对我的赞美。”

“哦,对,就是这个。”阿布思邓不里多低头看了看还在蹲坐着的麦格教授,“来吧,在这里不用那么拘谨。”

在小艾尔凡林吃惊的目光中,一直蹲坐在地上的花猫,缓慢的站里起来,变成了一个穿着绿色斗篷,棕色巫师帽的女子,麦格教授很瘦,眼睛很大,整张脸,就感觉像猫一样,对,就是刚才的那只猫!

“阿格马尼斯?我的天!”小艾尔凡林吃惊的捂住嘴巴,他在一本讲述有关变形术的书上看到过,是一种很高深的变形魔法!

“没错,亲爱的艾尔凡林先生,您知道的可不少,想来进入霍格沃兹后,也能认真的学习变形术这门学科!”麦格教授瞪着她的大眼睛,虽然面目有些严肃,但是眼神中,还是透露出一丝的慈爱!

“等等,您说,霍格沃兹,那里教这些?”小艾尔凡林显得很是兴奋,今天发生的一切,也更加刺激了他学习魔法的念头。

“您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到那里学习?”

“不行,这不可能,我不同意艾尔到哪里去学习什么魔法,巫术之类的东西,阿布思邓不里多先生,我想,你们在不出去,我就要报警,告你们私闯民宅了。”

回过神来的艾尔先生的一席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小艾尔凡林的头顶,瞬间,小艾尔凡林的心都凉了,整个人都清醒过来,才想起爸爸还在旁边的沙发上。

“爸爸……”

“我说不行,艾尔凡林,现在,立刻给我回到楼上去。”

小艾尔凡林的脑袋瞬间耷拉下来,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般。这时,一双干瘦的手,搭在了艾尔凡林的头顶。

“没关系,孩子,你先上楼去待一会吧,有些事情看来需要我和艾尔先生谈一谈。”邓不里多弯下腰,冲着小艾尔凡林眨了眨眼睛。排了下小艾尔凡林的后背。示意一切都交给他。

“我想,艾尔先生,您不需要对待一个小孩子那么凶,前面的四年,我们一直在给您寄信,我想您也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这也是艾尔凡林先生所避免不了的情况,不是么,他终究和普通的孩子不同。更何况,我们四年前见过,不是么?”

邓不里多说着,与麦格教授一同坐在了艾尔先生的对面。看着艾尔凡林失落的背影,邓不里多怂了怂肩,表示很无奈。

“邓不里多先生,我想您要失望了,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变得和他的母亲一样

!”艾尔先生就好似一头发怒的公牛一般,眼睛瞪的大大的,脸色涨的通红!

“哦哦,艾尔先生,冷静,我想,您的妻子还在世的话一定不会让您这么冲动的,更何况。您妻子的家族,在中国……”

齐齐哈尔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扬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黄冈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治疗白癜风医院

扬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隐球菌性肺炎的治疗
积食咳嗽发热怎么
幼儿支原体肺炎的治疗方法
支气管肺炎并发心衰的表现
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