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广州花都公路18年收费10亿元去向不明

发布时间:2019-08-15 12:37:26
广州花都公路18年收费10亿元去向不明 “代管”经营权收取了18年过路费的花都区路桥收费所。 省交通厅副厅长曾兆庚接受本报采访。 花都5个拟收费50年的经营性收费站,有经营权的新东华道路发展有限公司却早已失踪多年,而其三大外资股东也离奇破产清算,超十亿元路费收入去向成谜——《新快报》昨道的《花都路桥收费大起底》报道刊发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昨日,花都区向媒体通报称,花都区将在一年内回购外商股权,但却完全避谈路费收入去向问题。而花都区128公里经营性公路平均每公里造价近1300万元,也堪称“天价”。 昨晚,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曾兆庚接受新快报与央视联合采访时表示,早在2005年就已经下文要求花都区超经营期限的收费站进行整改。他表态称,省交通厅争取早日解决花都5收费站的撤并问题。 拟回购股权转为非经营性收费 近日,新快报与央视《经济半小时》联合调查发现,花都5个经营性公路收费站的收费年限竟都是50年,违反了最多25年的国家规定。正当准备向“新东华道路发展有限公司”咨询收费问题时,却发现该公司已经“离奇失踪”,且7年未进行工商年检。更让震撼的是,在这18年来,花都区政府旗下的花都区路桥收费所竟“代行”经营权收费,总路费收入超过10亿元。据花都区相关部门内部人士指出,事实上,有很大一部分的路费收入都去向不明。 昨日,花都区委宣传部向媒体发出了《花都境内收费站情况介绍》的通报,通报中称,花都区预计在一年内,区政府将通过财政出资回购外商股权。一旦回购成功,即可申报从经营性收费转变为非经营性收费,从而达到降低该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并缩短收费年限目的。通报称,目前花都区已经向广州市相关部门申请纳入大年票制,应该从明年起可以实施。 通报避谈投入及路费收入去向 昨日下午,新快报致电花都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黄小华,就“路费收入情况”、“路桥所为何代行经营权”等相关问题,再次提出质疑。黄小华回应称“目前仍然是没有新的进展”,对于区领导对此事件是否有相关的批示,黄小华也表示他本人没有直接得到区长的相关反应。 新快报与央视《经济半小时》此前通过相关渠道,拿到了花都区相关部门内部的汇报材料《花都境内收费站情况介绍》,而昨日花都区委宣传部的通报内容大部分与那份材料相同,但却将其中原有的关于路费收入情况、花都境内收费公路投入情况等细节删除,全然不提。 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曾兆庚:“2005年就已经下文要求整改” 新快报讯就新快报与央视对花都5收费站竟要收费50年问题的相关报道,昨晚,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曾兆庚接受新快报与央视联合采访时表示,媒体的报道为促进收费站的撤并工作起到了积极作用。近年来,广东全省撤并收费站的力度非常大,撤并的收费站已超过收费站总数的60%。他透露,除高速公路收费站外,深圳仅存的两个经营性收费站马田和水田收费站也将在这个月内撤掉。 就新快报昨日的《花都5收费站竟要收费50年》的相关报道,曾兆庚表示,早在2005年,省交通厅就已经下文,要求花都的超期限的收费站进行整改。“花都的经营性收费站是中外合作项目,当年广州市有关部门审批把这些项目转变成经营性项目,但并没有报省交通厅进行备案”。 提出,当地政府部门曾称此前未收到省交通厅要求整改的文件时,曾兆庚表示,下发要求整改的文件是逐级下发的,按程序应层层传达。 对于六七年来花都经营性收费站收费期限长达50年问题都无法解决的困境,曾兆庚表示,这其中的难处涉及当地政府与外资股东较长时间的谈判过程,也要看当地政府的财政能力达到什么样的一个程度。“我们已经再次下发文件,要求他们在5月11日之前拿出一个完善的方案上报,争取在年底有一个好的方案,解决这5个收费站的收费问题”。 此外,曾兆庚提到,撤并收费站需要地方政府财政加大投入的力度。“我们会加大撤并收费站的力度,争取早日解决花都收费站的撤并问题。”曾兆庚最后表示。 两点存疑 疑问1 19年前一公里造价就要近1300万? 新快报与央视了解到,花都区境内收费公路从1992年开始建设,其后的三年内,共建设收费公路总长128公里,共设置了12个收费站。 而在新快报拿到的材料中显示,经有关部门审计,全程建筑造价约为16.5亿元(未包括土地价格),平均每公里的造价为1289.06万元。而迄今为止,128公里收费公路的大修费用共达到4.5亿元(还未包括日常的水、电和路灯照明费用)。据从事道路建筑工程多年的黄先生告诉,在1992年至1995年,那里每公里修路达到近1300万元,真是天价。 然而,新快报从广州市工商局登记的广州市花都新东华道路发展有限公司企业资料查询了解到,1993年投资建设的太平场-大涡路段等全长26公里的公路,占收费公路全长近1/5的路段,投资总额仅为1.2亿元人民币。 而在花都区给媒体的相关材料中,则完全回避了该问题。 据花都区一位前政府部门职员告诉,1992年,为了建设花都区这128公里的道路,当时的花县政府要求全县干部、教师、国有企业职员捐款修路,他一个人就捐了两个月的工资。 据省交通系统一名内部人士表示,将近1300万元一公里的建设费用是否“天价”,需要根据当年的物价水平来算,但如此多年前的数字,已经难以查证,也无法判断。 疑问2 超十亿元过路费是否有还贷款? 据新快报与央视调查,在12个收费站开始收费初期,每年的路费收入达到5000万-6000万元。而据内部人士称,据他了解到,早在1996年、1997年左右,当时的路费收入就屡次突破1亿元大关。对此,花都区路桥收费所副所长梁伟文承认,收入最高时确实超过1亿元。新快报根据每年收入可达6000万元估算,在花都区路桥收费所对新东华道路发展有限公司12个收费站收费18年中,路费总收入起码达10多亿元人民币。 作为新东华道路发展有限公司,85%的股权在三大外资股东手里,而相应的路费收入,也在保证企业一定的回报率内,应纳入偿还贷款的范围内。花都区路桥系统一内部人士指出,新东华道路发展有限公司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三大外资股东也已经清盘破产,这笔巨大的路费收入,到底是进了谁的口袋? 花都区财政局副局长潘宪泳表示,他对当年的道路投入情况不了解,是直到2002年之后才接手相关的路费收入,全部进入政府专款专用的还贷账户。即使是如潘宪泳所讲,2002年以后的收入都拿来还贷款了,但从1993年到2002年期间的路费收入,到底有多少拿来还贷款了? :NN045(本文来源:红 作者:李咏祁)小孩上火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吃法
吃了辣的肚子不舒服怎么办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