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霄 第两百八十八章 神子追逐开始

发布时间:2019-10-13 00:30:31

神霄 第两百八十八章 神子追逐开始

云无踪眉头一扬,很想骂人,这不是埋伏那什么是埋伏?

这两个家伙太可恶了,而且那是一群豪猪妖,发起进攻时人可以多起来,你还挑不了理,这是云无踪更加郁闷。

羊宗泰开到云无踪想发怒又不敢发怒的样子,心里暗爽,嘴上越发不饶人,叹了一口长气:“唉……”

羊宗泰不明说,毕竟明着说神子没哪个敢,但这声长气尽显其对神子的惋惜与遗憾之情。事后要追究起来,羊宗泰完全可以说为五雷门的惋惜,什么“机关算尽”之类的话。

云无踪气得脸都白了。

“无妨。”就在这时,宗主白易开口说话了,“此刻高天有更重要的事。”

这一句话,罗险峰与羊宗泰不再说话了,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是啊,他们忘了云高天,就刚刚王鸣还言之凿凿

,说云高天有仙气或者身藏仙器。

王鸣的话像是向平静的湖面丢了一颗石子,但毕竟人微言轻,长老们半信半疑。

神界尚且高高在上,更何况渺渺不可察的仙界,但是现在白云宗宗主这么一说话,就完全坐实了云高天地位比白无忌还要高。

传闻是一回事,传闻变成事实那又是一回事,其他宗门的长老都闻言色变,罗险峰与羊宗泰色变同时还不忘观察国王与神使,发现他们脸色也变了。

那可是山崩于前都不变色的主啊,现在也脸色变了,可见其内心的震撼。

白易自然看到众人的脸色,淡淡一笑,道:“历代祖师保佑,弟子争气,侥幸侥幸。”

这话多淡定,多显摆,多爽快,白易宗主那性子是多沉稳一个人,这么多年了,终于忍不住唱高调了,可见他内心是如何的狂喜,而且还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云高天已经成长起来了,就算是武神也不怕,所以也不担心你们耍什么手段,至少在越州这块地界没人能把云高天怎么样。

白易精于算计,刚刚脑袋里把越州国境内在明在暗的武者力量都盘算了一个遍,发现真没有什么能威胁得到的云高天的。

当然,不是说云高天就是越州第一高手了,能杀他的人还是大有人在,但是在白云宗全力庇佑之下,就没有人了。

妙就妙在这,云高天清楚这些,所以还得领白云宗一份情。就算是白无忌也好,云高天也好以后离开了白云宗,白云宗说出去曾经出过神子,出过仙子,这是三星武宗都很少出现过的,露脸露大发了。

每年十二月月底,会有一次武宗宗主大会,白易有些期待了,届时他会收获平时想象不到的恭维。一句话:美得很!

洞天长老会意,拼力在玉石屏上又显示出云高天与段天海飞行的画面,老迈的身躯都微微开始颤抖起来。

有长老想上去帮忙,洞天长老嘟囔一句“我还支撑得住”,看来他也是拼了,要独立完成注定在白云宗青史留名的“现场直播”。

然而,显示白无忌那块“屏”还是有些模糊起来。

这怎么看啊?

其他宗门长老有些有意见,但是“换频道”权掌握在白云宗手里,没什么好怨言的。

这时候,化身猎豹的白无忌在草上飞,瞬息就抛出四五里地去。

云高天与段天海没跟过来,白无忌嘴角泛出一丝冷笑。他早看促那云高天不服气他,既然他不愿意跟来那就随他去,白无忌相信自己一个人也能搞定。

狩猎这么劳力的事云高天与段天海去搞定,他干掉了方士玉后找个地方巩固一下,然后……想到这白无忌目露淫光,第二个目光就是顾盼兮。

那应该三四天之后,相信顾盼兮已经进入白云山核心区域,到那个地方宗门想窥探也窥探不了。

核心区域围绕着白云山转一圈也就上百里,拥有两道神光的自己找到顾盼兮应该只要一天功夫,到那时候,顾盼兮是主动跪倒在自己脚下任他予取予求,还是被自己强迫了,都是一桩美事。

三年了,白无忌惦记了三年了。如果没有获得神道传承,成就剑皇武魂的顾盼兮又把他拉下好长一段距离,见到自己自然是鼻孔朝上。

顾盼兮似乎喜欢五雷门那个王鸣,收拾完方士玉顺便收拾那王鸣。没错,提着他的头去见顾盼兮,鲜血滴答的场面想想都觉得爽。

飞身上了一个山头,白无忌一眼看到对面山头骑着一头猪都方士玉。

除了猪,方士玉身边没有别人。

哈!真是人比猪蠢!

白无忌眼冒精光,这胖子就这么堂而皇之骑着猪到处乱转,这不是找死吗?

“方神子,我们又见面了。”白无忌声如洪钟,一脸得意的笑容。

方士玉看到白无忌忽然从对面山头跳出来,脸色一变,背上的汗刷地下来了。

没错,他感应到白无忌,但是刚刚感应这家伙一眨眼就到眼跟前了,只有五里多远。

方士玉果断地拍猪屁股掉头就跑路。

这太吓人了!

“哈哈!”白无忌桀桀怪笑,吓得林中飞鸟扑棱棱地乱飞,身如箭射,直扑方士玉。

方士玉连连大喊:“妈妈啊,救命啊。”跑出去几步,嫌野猪妖跑得慢,一个纵身直接飞了起来。

白无忌一看方士玉的武魂,居然是大耳朵飞猪,虽然能飞,但是速度不快。

白无忌心道,你这位神子是专门负责搞笑的吗?

笑归笑,白无忌脚底可一点都没慢,山林之间刮起一道旋风,二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哇靠!方士玉忍不住爆粗口,这家伙居然提前就知道自己,运足神光速度加快狂飞。

呼呼,两耳都是风,有风刮起来的,有是自己武魂大耳朵扇起来的,新收到野猪妖军管不了了,猎到的长耳朵妖兔也扔到一边,赶紧跑路。

太吓人了,搞不好没有把白无忌拉坑里面自己先掉坑里面了。

前面就是野猪林,但好像望不到边啊,方士玉感觉如芒在背,好像下一刻锋利的利器就把自己一割两半。

方士玉吓得亡魂皆冒,他从未有像这一刻感觉死亡是如此逼近。

老大!

师姐!

方士玉心中呐喊,这下要玩脱了。

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医生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住院费用
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电话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治疗费用
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在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