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忆别样年华里的邂逅7z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2:50

自认为的别样年华里,我第一个认识的人是你,没想到最后一眼送我离开的人,还是你。  ----题记  做梦,一个梦醒之后,常常会把心里觉得早已被时光机锁住的东西,本以为早沉入了心中的那片海,有时想捞,也不见得捞得起来,而在此时全部记起了。每个东西都是有正反面的,像是我喜欢做梦,因为梦或许带自己进来到一个不一样的空间,突然记得了不应该被遗忘的人和事;同样,好不容易像是失忆了,那些事终于不再记起,竟也在一个梦的提醒下,如泉水一下子喷出,痛楚难挡。  别样年华,就叫这个吧。那段慢慢走进青春的日子,不再属于小孩子的年纪,接受青春到来的年纪,最美好的花季时光,那时的我们应该是最阳光了,享受青春,活跃,敏感的友情,青涩的纯纯爱情的萌芽.....可我呢,细细回想,那些悔恨的曾经,上一秒过了,水不能倒流,我希望重来的是无数个上一秒。  总是在幻想时勾出真正想要的蓝图,但知道,只是幻想。  如果真的时间可以倒流的话,希望后退到我认识你的那一秒?  那年夏天,带着对新希望的憧憬,走进了离未来高一步的这扇门。排着队,说说闹闹的等着这一次所谓夏令营的引导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已站到了,我们这片人群前,你笑笑,初见灿烂的笑容,你辉辉手,告诉我们,要跟着你走就好了;同样也意味着你就是所谓的引导者。  那时的记忆其实早已零零散散,模糊不清,只是那些话还回荡在心的一层:  感觉你是个有些幽默细胞的人吧,在给我们讲校规的时候,总是时不时的用幽默的语调,讲上一个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的故事,常常让我们突发的笑着;还是就是英语课,也是一个笑点场,教英语的都是这样吗,记得第一节课,开课开始你就开始了英语语着写东西也害怕,基本上没有过,而那天是什么了,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向讲台的,如何开始,讲时一定回荡在耳边的是那颤动的声音吧...记得的是,讲台下,站着的你,脸上一直凝聚这灿烂的,肯定的,鼓励的笑容,一直到结束走下讲台的那一刻。  夏令营的时间不是太长,与你同在的时间不是太长,但是那一段时间是别样年华里最快乐。  经过了多长时间,两年,整整两年,两年是多久呢?两年后,还是在那间教室,还是有你,有我。可是现在算得上是物是人非呢?不用问也是知道答案的吧。  是人在成长,还是这是一种认知的看法。看似不再是当初的样子,没有对小学生那种灿烂的笑了,也许我们都长大了,再过一年进入下一个台阶,需要的是更多的勤奋,而你投射的目光不再是灿烂,而是加油,努力...  在两年后,果然进一步的认识了你,特别是你说你是个很严厉的,特别是对于你所谓的教学工作上,记得一次我们让你失望,你真是狠狠的,我吓得一双手,一颗心都在颤颤的发抖,你看见我,你狠狠的说:你,你抖什么啊,马上停止。我真的吓着了,不过我知道的你是气头上呢;而对于,那样一个集体,你真的就是一个特别好的领头人,你总是对我们那么的一视同仁,感觉就是和别人的看法不一样,对我也是,每当我怎么了,总是严厉的纠正我,目光从不属于同情,或者是别的什么;在学习和课外的生活,你就像判若两人一样,感觉公私分明。  而我,我却在两年间流失了什么,我自己也不想去综合了,我不断地在说累,为什么变的这么累啊,那些好好学生怎么不觉得累啊,她们甚至于回到家,还开着电脑打游戏呢?而自己呢,笨鸟先飞,可看着大家一起嬉戏,还是忘记了这个词的意义,常常感到疲累,都说如果全身心在一件事上是不会累的,也许吧,只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那时,两年后的那时,到了那时是最累的时候,你们说熬过了那时也许就好了。可我,我还是抵御不了,我所感觉的那种累;做错什么是一定的,每个人都有被骂的经历,其实来自于一种在意。我就是这样,当别人不管我,我觉得我是另类的,可是别人一管自己,那么的严格,为什么我常常看似比其他人要犯的错误多得多,一而再再而三,可能原本就是这样吧,可当时的我,更多的以为是一种不一样的看法。我累了,我想逃,不止一次;我也曾不断地想这一年会很快的过去吧,我是多想快点看到我想不到的那一幕结局。  这一条路,有多少的人想过退缩,有那些人退缩了,不过还是有更多的人,多出几倍的人,他们选择了坚持,即使他们是差的。可自己,自己就慢慢的迷失了,成了所谓的差的,最差的。我本想着,这样下去又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呢,所以我才会选择前者吧。  是的,我退缩了,我毅然绝然的选择了回家,我是个怎样的人,从来不计后果的人对吗?当时的自己可曾想到今天的悔恨。我清晰的记得,你那天从学校追我追到马路,你说,你希望我留下来,不要否决自己,留下来继续努力,如果累了,就当是听听也行。你说,你从来没有为了,一个不想上学的人,付出这么大的努力。你对我还没有绝望。你说,如果我觉得这次丢脸了,你会帮我去圆这个场。你说...  其实,你知道吗,我都知道,我都听见了,真的都听见了;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讨厌那别样的目光,还是自己真的疯了,又去又回,我终究还是选择了前者,终究会充满悔恨的一条路。  直至多久以后,这一切才会真正的被抚平,我不敢再记起你,也许是我怕记起我离开的那一天,我自己就那样一棒棒的打着自己吧,伤口当时没有什么感觉,而在很久很久之后,又开始撕心裂肺的痛,不敢去触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愈合,我知道,打得好重,即使愈合了,烙印也会一直都在。  梦里,还在那间教室,还在那个位置,那是离讲台,离出门最近的位置,是你特意为我安排的,我知道。梦里,你正要发试卷,轻轻的,拿着试卷走向第一张位置的我。  重复回想梦的这一部分;又想起那天的那个梦里,看见她给自己解题的画面,感觉一阵酸楚.....

网站建设与维护的安全策略你知道多少
小程序能做什么
小程序如何制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